都是颱風母親大人不讓我去顥筑家,
只不過是想跟大家聚在一起這樣小小的願望都不能實現嗎?
到台北之後真的好想念高中同學,
也許是比國中生高中的時候還要再放心一點,
但我總是覺得這些我很喜歡的人有一天又會離開我,
每次都很想打電話聽大家的聲音可是都不敢打,
每次都很不老實在緊要關頭打哈哈帶過,
這種什麼都還沒做就慢慢失去對方的事我到底還想再重複多少遍才夠,
為什麼我就是不能像個正常的女生一樣親暱的叫著朋友的名字告訴他們自己有多喜歡他們?

















從以前到現在我就不懂為什麼坦率的表達有那麼困難,
不是在翻舊帳,
但我真的覺得些人就是會白目到聯客氣話都聽不出來,
我只是不喜歡跟我不熟的人掏心掏肺,
我只是不喜歡到處跟人說我的無奈我的痛苦我的不爽快,
所以就有人覺得我不關心他人不負責任,
尖酸刻薄的話你告訴我就好了居然當著全班的面這樣說話,
說什麼我不在乎班上怎樣怎樣,
我在後面大吼大叫的時候你看到了嗎?
我遊走一個一個小團體間叫他們回去的樣子你看到了嗎?
因為我很囉縮所以被罵的時候你又在哪裡?
我反省了我真的反省了,
我很無奈我很痛苦我也很不爽快,
只因為我沒寫在週記裡跟你這樣說所以你就斷定我根本不在乎。


我更不理解的是連我很信任的人也這樣誤解我,
我主動的時候沒人理我我被動了你就說我都不關心,
搞屁阿我是白痴嗎?
只因為我少說了一句話你就認定我無所謂,
到底是我不配合還是你根本沒考慮過我能不能配合?
我什麼時候不配合你什麼時候沒想到你又什麼時候不願意跟你分享我的點點滴滴?


我還以為所有人都會有基本的道德概念,
懦弱是我的錯但請至少多放一點尊重,
我覺得很多藉口都不是藉口但我當你是朋友所以我都願意放寬我的期限,
都九月了東西還沒還我是怎樣,
難道我以後都不能對朋友大方嗎?
因為有這樣一個例子所以我以後都不能再信任別人了嗎?



很好我知道我是在翻舊帳!

創作者介紹

條列悲哀

thirderyi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