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大學到底是不適合我,

活蹦亂跳的青春色彩恐怕是不適合我吧?

 

 

 

最近一直在思考人到底是用怎麼樣的角度去看待人群的,

如果解開這個謎題我可能會比現在開朗一百倍,

老是被動的疑心的用一種自以為纖細或者深思熟慮的眼光看待別人,

我到底從中得到了什麼?

已經不曉得到底是一種天生的敏銳還是單純的猜忌,

偏偏老是在一股腦投入後又查覺得別人的陌生,

明明是兩三不路的距離那個背影卻離我好遙遠,

我不是不想瀟灑的說"要跟我熟的人就是會跟我熟要跟我不熟我也不會刻意去裝熟",

只是我真的很怕一個人的感覺,

而比起這樣的孤單,又更加害怕被冷漠的對待,

怕我說的笑話不好笑,怕我的故事沒有重點,怕我太笨。。。

 

 

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見大家然後抱著大家痛哭流涕,我沒有誇張

 

 

 

 

 

 

創作者介紹

條列悲哀

thirderyi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