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須慶幸我沒有把實話說出來,

要是一時口快我恐怕會無法收拾自己弄的爛攤子,

那種監介那種尷尬不是拍拍桌子扯扯嘴角就可以化解掉的。

 

老實說,我寧願認真嚴肅的看待每件事,

我相信我們可以再相處得很愉快之餘把每件事做到最完美,

至少,我想盡力去做。

 

 

在順從和叛逆之間我最後選擇棄之不顧,

數字測量不到的部分鏡子也該照得出來,

我認為當一個人做不到的時候就應該分工合作。

為什麼要這麼說:

一個台灣人贏過一個日本人,

一個台灣人贏過十個日本人,

十個台灣人輸給十個日本人。

 

 

我已分不清楚是我私心還是該算成一種常理,

腦中盡是一些冰冷而不帶感情的思緒,

我好像總是把一件與我佐道而行的模式看得比我自己還重要。

 

好吧終究我還是輸了,

我輸了我輸了我輸了,

看了紅樓夢以後我發覺我大概最類似賈雨村,

不確定學者們是否如此定義,

但我想我是他媽的給他有夠 愚蠢。

創作者介紹

條列悲哀

thirderyi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