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以現在這樣冷靜的心情去看待一件事會更好。

 

 

首先,時間根本不急。

對,你到底是在急什麼?我都不急了你是在急什麼?

為什麼要插隊?為什麼要硬擠?

然後為什麼要自作自受之後再來埋怨別人的種種不是?

 

然後,你到底有沒有站在我的立場為我想想?

你到是罵得很爽阿,我呢?

與其說是驚嚇不如說我是覺得很丟臉,

沒錯,我很丟臉,

我答從心底為身處在這個關係圈裡的自己感到丟臉,

我已經從小被嚇到大所以沒有什麼事能嚇的倒我了,

但是丟臉的感覺永遠不能習慣,

我最討厭跟你們出去,

因為每出去一次我就要丟臉一次,

我必須戰戰兢兢的過完我跟你們出去的每一天,

永遠不知道下一次是什麼時候,

永遠不知道下一次會在什麼地方,

然後永遠也不知道你要對誰發脾氣。

 

我只要想到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用當初我在銀行看那對夫婦的眼光看著我心裡就很幹,

我們什麼事都沒有,至少什麼事都是你自找的,

你憑什麼去罵一個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站務人員,

我要是他我絕對比你更不爽,

我在左營做事做得好好的你這個在高火出問題的乘客要莫名其妙指著我破口大罵,

而且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要是我今天跟你無親無故,

若真出什麼事我也一點都不會同情你,

我相信在場所有人都一樣,一點都不會同情你,

因為你插隊是你不對,你無視關門音樂是你不對,

你有時間在那邊罵人為什麼沒有時間等下一班車,

在場有多少人在等高捷,

你怎麼知道他們之中就沒有人在趕時間?

為什麼他們都不像你這樣插隊,硬擠?

 

 

我想我在你身上學到的就是我要學會獨立,

我要學會一個人到任何地方。

 

創作者介紹

條列悲哀

thirderyi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