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真的很廢,我真的很不愛管事,

但是該做的我就是會做,

你為什麼每次都要在最後一刻才把該做的事告訴我?

 

從第一個活動到現在最後一個活動,

沒有一次不是時間還夠你自己搞時間不夠就一起搞,

每次每次,我最後一天才知道我要幹嘛,

然後我最後一天知道,就是我知道得不清不楚,然後掰了

 

每天這樣在一起,就要面對一張死人臉,

每天這樣在一起,就是要去撿自己丟出去的球,

每天這樣在一起,被定型了還要去想說不能否認得太機掰

 

有人說:你要自己想辦法幫他

但對不起,我就不是一個那種個性的人,

 

今天沒把這件事情搞好,我覺得確實是我的錯,

我沒有好好連絡,沒有盯好人,

沒有善盡一個傳達者的義務,

但是,

我聽到"那句話"我真的也是什麼都不想說了,

搞了半天,我又只是一直被排除在外

創作者介紹

條列悲哀

thirderyi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