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我想我們都煩了吧,

對於當個朋友這件事,還是只有我這樣感覺?

 

也許是我太容易從小細節去找空隙,

讓我無謂的尊嚴作祟,

當我感覺不安定,所以得一切我都笑不出來,

所以才要找溫暖,即使溫暖本身並沒有搞頭

 

我想做的,只是創造回憶罷了,

做個積極的人去保有一切不好嗎?

眼睛不閉起來又很傻嗎?

我不覺得

 

 

鬼屋結束後的現在,心裡有好像有著什麼,

原來那種情緒高昂的背後,有這麼多懷念,

好想回到那種對活動有熱情也有時間參與的大一,

但是仍要換掉對像

創作者介紹

條列悲哀

thirderyi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